游戏公司招聘金三银四不再:去年跳槽月薪2万变4万,今年应聘到不了面试

2022-03-19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从薪酬翻倍抢人,到项目缩减裁人,国内游戏行业犹如坐上过山车,几个月内便从波峰滑落波谷。

一名网易游戏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其较熟悉的部门近期新进人员很少,并非金三银四招聘旺季的常态。

2020年和2021年,上海游戏企业年度整体薪资涨幅达到30%~40%。与此同时,一批中新生代游戏公司崛起、字节跳动等互联网企业扩张游戏团队,游戏人才市场持续火热。

出乎人们意料的是,不过数月,游戏行业骤然转冷,厂商业务收缩迹象明显。

2021年12月,爱奇艺游戏中心几乎全员被裁,百度传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的游戏部门整体被裁。近期,有媒体证实莉莉丝《伊甸启示录》项目被砍,网易等游戏公司也在缩减项目。

厂商业务收缩直接影响游戏业人才流动。资深猎头Taro主要操作上海地区游戏业人力资源业务,近期对接了很多项目被砍、需要跳槽的游戏人。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眼下有跳槽想法的人不少,市面上岗位却不多,就业环境比去年同期严峻不少。

由于国内市场转冷,出海成为前景更确定的发展方向。出海相关岗位成为目前及未来一段时间相对较吃香的岗位。

“我们很早就开始布局全球游戏研发,今年的招聘计划重点会在全球化这一块。”2月底的财报电话会上,网易高管已释放出侧重出海的信号。

招聘需求骤减

游戏行业骤冷,跳槽突然变得困难起来。

“很多公司招聘暂停。我跟一个大厂hr沟通,发现这家公司近期暂停部分社招岗位招聘,整体人才需求减少。公司还将继续提升招聘门槛。例如,只让猎头招较高级别人才,无需动用猎头招普通级别的人才。” 近日,业务分布全国的猎头Jason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在去年游戏厂商为抢人放低招聘要求后,今年招聘要求已反弹回两年前的水平。

2021年游戏厂商敞开怀抱招人的情况已经过去。彼时,工作五六年的游戏从业者,从广深跳槽至上海游戏公司,年薪可从50万~70万元跃至100万元以上,有应届生甚至拿到60万元的高年薪。

行业一年来的变化十分夸张。Jason介绍,去年招聘风口期,一名来自网易游戏的员工投出简历,他职级不高,月薪2万多,却有多家公司抢着要。最后一家上海头部游戏公司未经测试便给出月薪近4万元的offer。而近期,与以上人士在网易同一项目组且职级相当的另一名员工投了相同公司,连简历筛选都没过,也没有测试机会,公司反馈称资历太浅。

“现在业内人才需求下降才刚开始,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加上从业者有年后求职习惯,同时业内大量砍项目、裁员的公司释放各类人才,目前有求职意愿的人不比半年前少。但受行情影响,预计到4、5月份,社招需求量会骤减。”Jason判断。

高端人才也难涨薪

与普通游戏从业者相比,一些高端人才有着更强的市场竞争力,但他们也面临比去年更少的岗位需求和薪资涨幅。

Jason称,去年业内渴求优秀人才,国内知名厂商挖一名在海外工作、较知名的从业人员,未听说过年薪低于300万元的案例。腾讯、趣加等大公司更是招过很多组织级,甚至制作人、总监级别的人才。但如今随便打开一个招聘网站,类似高级别岗位招聘非常少。这是因为去年行业井喷期,厂商开了很多新项目,立项完成后不再需要这么多高端人才。今年很多公司的心态也变成保守过冬,没有快速扩张。

“即便非常精通某领域的人才现在较受业内欢迎,我认为这类人才跳槽后的薪资涨幅也不会比去年大,因为他们去年薪资已经炒到很高了。”Taro表示。

事实上,尽管部分厂商对优秀人才依然渴望,但也不再有太高的薪酬涨幅。

“我们为一家公司招主美(美术负责人),要求包括在某些大厂工作过、精通英语、有特定美术风格、有其他技术背景等,这样的从业者屈指可数,再加上雇主此前招了近3个月未果,业内潜在候选人基本已接触过,招聘难度不小。我们大概找了一周,推了3名,最后也没成。即便岗位匹配度高,公司也有薪资预算的限制。”Taro表示。

淘汰赛开启

在游戏业招聘骤冷背后,有分析认为版号数月未发是一个直接原因。事实上,更深层原因是此前盲目扩张的非优质公司进入淘汰赛,同时游戏大厂也在进行一定程度的战略收缩。

对大厂而言,版号停发,不能依靠新游带来理想收入,裁撤部分在研或流水不佳的项目是一个节省开支的办法。

“外部看来,二次元游戏《伊甸启示录》表现不及预期,这应是莉莉丝砍掉项目的根本考虑。莉莉丝这个体量有能力把团队养下去,只不过不想养。版号暂停发放后,基于成本和收益的考虑,公司做出(砍项目)决策。”Taro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从接近网易的人士处了解到,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网易已砍掉几个游戏项目,包括上线不到一年的二次元游戏《幻书启世录》,原因包括流水下降迅猛等。

除砍掉部分项目,大厂还通过其他方式控制预算,对冲行业变化。

以上网易游戏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其所知一个游戏相关部门新招的员工中,产品经理的数量尤为明显。产品经理主要职能包括把控项目流程、效率和预算,这意味着公司更重视优化效率和控制预算了。

对网易、腾讯、莉莉丝、趣加等知名游戏厂商而言,即便出现砍项目现象,也仅是内部调整,目前尚未动到根本。

Sensor Tower数据显示,今年2月,中国手游发行商全球收入排行榜前三位分别是腾讯、网易和米哈游。即便有砍休闲类游戏项目传闻,腾讯IEG(互动娱乐事业群)、网易游戏近期也未出现在互联网公司裁员名单里。

3月17日,某二次元游戏厂商员工李梦(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上海核心二次元游戏公司的在研项目都没大问题,且经历过2018年的版号寒冬,厂商已有准备,在研项目估计一两年后会正常面世。

与游戏大厂相比,一些竞争力不足的尾部厂商受市场降温的影响要大的多。

以二次元游戏厂商为例,李梦表示,非核心、此前跟风进入二次元赛道的厂商,听说版号暂停后大厂砍项目便开始恐慌,加上已有产品流水不佳,出现裁员或倒闭现象。

“朋友告诉我,有好几个曾活跃在公众视野里的二次元厂商,近期已没有什么消息。”3月17日,动画美术行业从业者张可莉(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此前加入招聘潮、推高业内薪资水平的不少公司,在国内游戏业降温情况下,卷入淘汰赛。据天眼查数据,仅在版号暂停发放后约5个月,国内便有1.4万家游戏相关公司注销。

“我接触过一些投资团队,了解到有游戏团队拿到亿元级别投资,暂时没有版号也能活很久。但今年投资比去年保守,投资方对内容品类有更多考察,如果中小团队拿不到投资,有些会面临生存问题。”Taro称。

出海项目人才薪酬将提升

国内游戏市场降温,出海成为前景更确定的发展方向。

不论是原本准备国内发行的游戏转为海外发行,还是厂商更坚定走出海路线,对游戏出海人才的需求量都有增无减。

Jason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今年新立项的游戏项目基本都确定出海,熟悉欧美风的美术岗位更吃香。目前很多出海项目还未进行到运营发行阶段,因此海外运营、投放、发行需求量暂时增加不明显,但预计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岗位缺口会非常大。

海外发行等岗位的薪资,后续有望赶上研发岗。

“目前某大厂技术、美术月薪约3.5万元,发行月薪约3万元,两者存在差距。随着后者需求增加,薪资上涨是大概率事件,预计与前者的薪资差距缩小。”Jason称。

与出海相关的美术或动画公司已率先感受到行业变化。张可莉所在的公司主要做欧美游戏和国内出海游戏的美术和动画外包。她介绍,海外游戏市场稳定,国内公司出海项目越来越多,今年来,她所在公司接到的订单有所增加,特别是有不少来自国内厂商的出海游戏项目订单。

越来越多游戏厂商更明确释放出出海的信号。

此前财报电话会上,网易高管重点谈及游戏出海,称哈利波特手游未来几个月内将上线海外,《暗黑破坏神:不朽》将在年内上线海外,海外市场将会是未来发展重点。

时代周报记者从接近腾讯游戏的人士处了解到,不久前的光子工作室年会上,相关负责人谈及游戏业调整,称今年将重点发布精品游戏,出海是一个方向。(时代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