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巢拿什么赌明天?

2021-06-04   来源:创事记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文/海芋

来源:百略网(ID:wwwbailve)

共享单车秉承“最后一公里”,占满城市的大街小巷。由此引出的“最后一百米”概念,在快递行业冲刺。近年来随着电商行业的快速发展,国内快递业务也随着疯狂成长。顺丰、京东、“四通一达”这些物流企业成为网购的重要一环。网购中消费者和物流间的矛盾也在不断摩擦产生火花,物流快递想要提高效率,但是消费者不可能一直在家等待快递,这种情况下,智能快递柜应运而生,以丰巢和菜鸟驿站为两大阵营。

丰巢和菜鸟驿站的竞争,其实也是顺丰和阿里的较量。顺丰是丰巢科技的股东,而菜鸟则由阿里牵头,“通达系”入股。

打着“最后一百米”的大旗,丰巢疯狂扩张智能快递柜。造词,说故事,总是很简单,在这场企业和消费者的拔河比赛里,消费者似乎并没有为丰巢的种种举动所鼓掌呐喊。

丰巢摊开的剧本会不会面临坍塌的结尾?

扩张=烧钱

据国家邮政局公布的数据,2020年全年快递业务量达830亿件,同比增长31.7%。而2021年,截至6月1日,今年我国快递业务量已突破400亿件。快递业务的增长按说是会带动丰巢业务的发展,但事实却事与愿违。

顺丰财报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丰巢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4.6亿元,亏损约为8.46亿元。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丰巢的总资产为139.6亿元,总负债超过55.6亿元。不断亏损的背后,是丰巢运行模式的特殊。

运行模式的不同,也就造成了丰巢和菜鸟驿站一个向左,一个向右。一个自营,一个加盟,丰巢快递柜由于自营模式,扩张成本主要由自己承担,而菜鸟驿站的加盟制,除了本身的技术投入外,驿站的建立以及后期维护成本则是由加盟商承担。这就好比奶茶界的喜茶和一点点,奶茶市场火热时,一点点迅速铺开,而喜茶则是一家家店开下来。

自营模式,意味着从投入研发到落地扩张都要亲历亲为,扩张的速度与烧钱的速度成正比。智能柜的投放,在小区首先要支付一定的场地费,快递员投递包裹每单要支付3-4毛的费用,之后消费者通过取件码扫码取件。在这期间,丰巢从中收取一定比例的费用。因此,丰巢所需要付出的成本主要包括场地费、快递柜成本费、搭建费用、电费以及运维人员费用。而收入主要来自于快递员寄存费、广告、寄件费,后来有增加会员费,即包裹超时消费者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

丰巢野蛮扩张市场,单薄的收入难以覆盖庞大的运营成本。

据顺丰2020年年度报告显示,丰巢科技已实现200+重点城市、14万+社区、28万+ 柜机网点的布局。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3月31日,丰巢目前投入约178000个快递柜,占比约44%,特别是在丰巢与速递易合并后,两家智能快递柜公司已拥有市场份额达到69%。

版图扩大,盈利模式不明朗,丰巢想要“出圈”有点难。

扭转局面却入坑

亏损可以一时,但不能一世。丰巢“5毛钱”的解决办法是一张棘手的牌。

丰巢为了解决亏损难题,下了大功夫。比如在柜机机身上印刷广告收取费用,向用户收取超时保管费等。但无一例外,丰巢的种种措施并没有为其带来预期中的效果。财报显示,2016至2020年前三季度连续亏损,不仅没有扭转局面,反而因为让用户支付超时保管费而遭到了大面积抵制。

2020年4月30日,丰巢宣布进入“会员时代”,会员用户可以享受超时服务,而非会员用户超过12小时开始收费,超时后每12小时收费0.5元,3元封顶。而丰巢只保管12小时,时间太短,特别是有菜鸟作对比的前提下,人们反对的情绪不断放大。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丰巢收费后,杭州一小区物业直接宣布停用丰巢快递柜,打了丰巢一个措手不及。关键是在这个节点,同一天,菜鸟驿站宣布免费送货上门,丰巢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这就好比你卖东西,刚说完3块钱出售,而旁边的商家直接说免费送是一个道理。免费送货上门和补贴的背后,菜鸟驿站在下怎样的一盘棋?这些新玩法丰巢能不能接得住招?

现在看来丰巢有自己的一套出牌套路,典型的平台思维。平台思维是先利用亏损,铺规模,占市场,等拿到行业话语权,再改变游戏规则,实现盈利。

利用平台思维的丰巢,试图在物流配送末端独掌大权,但这个美梦做得有点大。

玩跨界?

连年的亏损,一向自营的丰巢也开起了驿站,玩起了跨界,试水社区团购。

主营快递柜的丰巢在连年亏损之后,也开始进入服务站赛道,想要通过驿站持续的客户流量,以及商品售卖、农产品产地直供等方式实现增值与增收。丰巢服务站试图开启智能快递柜+驿站新模式,通过店铺+柜机打造社区服务中心,希望智能柜与驿站互补,解决快递最后一百米的问题。

但是,原本在智能柜领域打转的丰巢,突然横插一脚驿站,突然转向的丰巢如何在驿站赛道上与老玩家竞争,做出差异化,争夺客户流量?是丰巢接下来要面对的难题。

主营业务填不饱丰巢的肚子,于是开始玩起了跨界,将目光对准社区团购。

2020年2月,丰巢旗下子公司e栈更名为“巢鲜厨”,后期上线微信小程序,正式进入社区团购。“巢鲜厨”与大多数社区团购企业一样采取小份量销售。从价格上看,“巢鲜厨”不设0.99元爆品,与叮咚买菜、盒马鲜生等同平台相比,平台引流能力明显偏弱、起量慢。

而巢鲜厨的产品与其他平台相比,都是蔬菜、水果等常见产品,并没有特别之处,在这种情况下,巢鲜厨怎样吸引消费者选择自己,而放弃“听说已久”的叮咚买菜、橙心优选、美团优选?

另外,社区团购本身就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传统超市依然存在比较大的竞争力,永辉、沃尔玛虎视眈眈,小零售店紧随其后,原本就是“孩童”的巢鲜厨与这些“前辈”争夺生鲜市场,能有多大的胜算?还应提到的是,在消费者层面,特别是对于一些“长辈消费者”,短时期内还不会形成网络消费习惯,在家做饭的长辈,仍然会拿着购物袋到农贸市场或者超市进行购物,偏好传统的线下零售店,这种购物习惯不会有太大改变。

内忧外患的环境下,丰巢的社区团购之路走得有点儿坎坷。

“哭穷”的丰巢,“愤怒”的用户,“焦虑”的快递员,物流最后一百米的问题,丰巢想用“5毛钱”解决,但其矛盾却日益焦灼。无论收费是丰巢的无奈之举、生存所迫,还是投资者背后的推波助澜、开疆拓土,丰巢这一举动得到的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不管未来是在智能柜市场、驿站还是社区团购,丰巢的这几布棋能否真正实现效益,还有待市场和时间的检验。